褋兮

不怕心头有雨眼底有霜。

佛系文手,更新看心情。胆儿大,没有不敢搞的梗,车速一百八。

感谢相遇,感谢喜欢。

【喻黄喻】算命先生。

文手挑战盲狙一发上海卷喻黄喻,没想到居然手感很好而且很甜←
来,张嘴吃小甜饼啦。

关键词:预测。

悄咪咪求一波小红心小蓝手!谢谢各位!





苏黎世时间21:00。


苏黎世的夜静悄悄的,笼着一汪深潭似的夜色,缀了些许闪亮的明星。
黄少天挂了电话,口袋里一张账号卡被手心的温度捂热,念叨个不停的唇难得的紧抿起来,所有的情绪被隐藏在他低垂下去的目光之中不为人知。
静默了许久,黄少天按亮屏幕看了眼时间,做了一次深呼吸这才推开阳台和里屋之间的那扇玻璃门,凉爽而不冷的贴心的空调温度算是吹走了一些过多的情绪。


“和叔叔阿姨打完电话了?”喻文州将电脑椅旋了半圈看着从阳台上回来的黄少天,一支铅笔在手上转出几个花样,“怎么讲?”
“老样子呗,我妈叫我好好打比赛,父皇大人还让我为国争光拿个冠军。”黄少天颇为无奈地一耸肩,三两步走到自己床边坐下,拽了件国家队服外套过来半搭在腹部稍有懒散地把自己放倒在床上,“理是这么个理,话也是这么个话,冠军哪有那么好拿。”
喻文州的身旁桌子上隔着一盏小台灯,暖黄色的色调中和去了电脑屏幕的冷光,落在黄少天眼里形成一副暖融融的画面。

“这可不像是我们剑圣大大说出来的话。”喻文州背着他发出两声轻笑,黄少天在那样暖的灯光下看到喻文州手里的笔在动,不知道是在写什么东西,“少天不是一直都喊着不拿冠军不回国吗。”
黄少天哀嚎一声捂着脸埋进枕头,声音闷闷的传进喻文州耳朵,“队长——你就别那这事儿涮我了,哪能没有点儿压力啊。”
喻文州嘴角始终翘着笑,电脑上夜雨声烦的动作被来来回回播放了很多遍,“好好好,不涮你,不给你压力。”



苏黎世时间22:00。


“队长,队长?文州?”黄少天喊了两声没听见答复,正奇怪着便听见喻文州应了一声,显然是刚刚从沉思的心绪里拉出来。
“不打扰你吧?做队长工作也多,要不等你弄完再说。”黄少天一个挺尸一般从床上翻起来,盘腿搞了个修仙打坐一样的姿势坐在床上——他看到刚刚一直搭在自己身上的队服亮着一个金闪闪的2号。
喻文州一心二用地反复倒腾那些比赛视频记录漏洞,一边接着自己副队的话头,“不打扰,你说。”

黄少天远远地盯着喻文州的背影,和电脑屏幕上掠过的那些画面,话到了嘴边顶着舌尖大摇大摆地转了一圈,紧接着被咽回了肚子。
索克萨尔,夜雨声烦,王不留行。三个角色的光影特效在黑暗里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几乎要和黄少天大脑里记忆深处的某些画面重合起来。
第六赛季决赛,索克萨尔,夜雨声烦,王不留行。
一晃四个年头,从老对手变成并肩作战的队友——还有那个一直在他身边相伴从未改变的蓝雨的基石。


喻文州答应了却没听见人吱声,转头看了一眼就正巧撞到放空状态的黄少天,眼神明显停在自己的方向有段时间了。喻文州有些好笑地唤他回神,“少天,你是要把我盯出个洞来吗。”
黄少天猛地把自己从回忆的思绪里硬生生拽出来,气鼓鼓地抬手就把身边儿的抱枕甩向了喻文州的方向,“能不能正经点儿,说好的善解人意好队长呢,文州你人设崩了啊,我要和你说正事的。”
喻文州稳稳地接下空中飞过来的抱枕,抱在手里给了黄少天一个无比真诚的眼神,“说吧,正经好青年黄少天同志,你的人生导师听着呢。”
然后不出所料地接到了黄少天翻出新高度的白眼。



苏黎世时间22:30。



“所以归根到底就是决赛将近,我们的少天大大紧张了?”喻文州非常准确地在黄少天试图掩饰自己不安的长篇大论中抓到了重点。
黄少天有些苦恼地抓了把头发,“…算是吧,第六赛季那个时候都没这么紧张,世邀赛就是不一样哈。我估计也是被老头子念叨的为国争光念叨多了,总觉得肩上多了点儿需要背负的东西。”

喻文州撑着下巴思考了会儿,站起身来慢条斯理有节奏地走近黄少天,最后在他床边蹲下来。
黄少天眼睁睁看着他走到自己跟前,反应迅速地双手在胸前摆了个叉,“干嘛,强暴啊?”
“…瞎想。”喻文州勉力保持自己的优雅素养只是抬手弹了黄少天脑门一下,一只骨节分明的漂亮的手摊开搁在黄少天面前,“手给我。”

“文州你被王杰希附身了?”黄少天一脸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地把手交了出来搁在喻文州的手心。
两个人的体温交叠在一起,喻文州专注地拉着黄少天的手看他的掌纹,“和王队学了点儿东西,应该蛮灵的。”


“你看出啥来了?”黄少天其实是不太相信王杰希那种浑身上下一股神棍气质的人,但是一样的套路搁在喻文州身上就不一样了——黄少天竟然还挺期待喻文州的答案。
“看出了三件事,你要不要听?”喻文州没松开他的手,仅仅只是抬头对上了黄少天好奇的视线。
黄少天晃了晃他拉着的那只手表示抗议,“别卖关子了大心脏,快说。”

“第一,你今晚会有披萨作为夜宵,水果味的。”
黄少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眉眼弯出漂亮的弧度,“你就诓我,我刚刚看着你和我聊天的时候下的单叫的外卖。”
“好好,后面都是认真的,不诓你。”喻文州也跟着他笑起来,眼神沁着溺死人的温柔。


“第二,我们会拿世界冠军,一定会的。”
黄少天心里一颤。他的焦躁在那一刻全都完美地消失不见,就像是哭闹的孩子得到了有糖吃的承诺。喻文州,他的队长说会拿到冠军,就一定会的。
黄少天轻而坚定地点了一下头,“好,我信你。”


“第三…少天,你相信命运吗?”喻文州站起身,松开了捏着黄少天的手,面上照旧云淡风轻。
黄少天若有所思地沉默一会儿,另一只手无意识地摩擦过刚刚喻文州留下温度的地方,“…那要看这第三件事到底是什么我才好决定信不信。”
下一秒便被喻文州抬起下巴给了个浅尝辄止的吻。


“第三,少天,你命里缺我。”


Fin
小短篇!就是想要给喻黄甜一下♡

评论(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