褋兮

不怕心头有雨眼底有霜。

佛系文手,更新看心情。胆儿大,没有不敢搞的梗,车速一百八。

感谢相遇,感谢喜欢。

随便写了些东西,记录一下生活。

5天高考了,下周的这个时候已经全都结束了。
三年一次的离别季又来了,初中毕业全班坐在一起忍着没哭,高中不晓得还能不能忍得住。

今天心烦意乱的时候清掉了我的支付宝,花了最后一点点余额买了一支很喜欢的Mac,就这么平静下来。
可能是因为穷吧,几分钱的支付宝。

其实幻想了很多次高考之后的生活,不可抑制地想那也许会比现在两点一线的生活有趣的多。
但我不想毕业——想把时间拉得再久一点,开一朵漂亮的花。

雨一直没停。
我喜欢雨天,希望高考时会有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

晚安。

520快乐啦,我的大宝贝们。
带着我的北极熊先生祝大家都能开开心心的!18天后高考完见!

不是我没看复联3,也不是我不打算产粮……………。

说来话长,小孩儿没娘,我还没从暴虐里缓过神来,本来想产虫铁,结果看完电影直接肝儿都给大紫薯精捏碎了。……

唉,算了,要不我收拾收拾回TSN接着写EM吧(?

继续往日的Kirkland深夜的学生宿舍.avi,来呀,快活呀。

这座城市的雨季似乎是悄无声息地来了。

正咬着笔头算一题过程繁琐的物理,窗外就这么叮叮当当地响起雨水砸在铁窗栏上的声音——这几乎将我吓了一跳。

我的几盆多肉绿植还摆在窗台上,正要伸手去端,却想起店主的嘱托:“这几盆都好养,不太需要你打理,它们喜欢自然,就让阳光和雨水塑造它们的一切吧。”

我这么想着,收回手关上了窗,静静地看着风雨中欢愉地摇曳的绿植。

身后的家人都睡了,独独留我书房一盏白灯还亮着。

爱人也沉沉睡了,消息停留在最后的晚安。我祝他好梦,却又在这场突如其来的雨里觉得不妥,思来想去重新编辑了一条发给他。

“愿你一夜无梦,一夜好眠。”

可惜了,今年这个城市没有太多的炎热,早一步跨入了雨季,整个城市开始弥散阴天和雨后的压抑与清新。

我喜欢雨天——先生只好爱屋及乌。我喜欢这样的日子,凉爽而透彻、干净,让我想起家乡的喀纳斯。

下雨了,想起家人,想起爱人,想起故乡,都是我牵挂的常情一方。

我再次拿起笔,算那道过程繁琐的物理题。

唉,现在的小年轻。

真正的文学没读过两本,大脑充斥脆皮鸭文学,听风就是雨,煽风就是火。

从某作家粉拉踩他家再到昨天新浪事件,我都乐不可支,乐那些装作自己很有趣却演技蹩脚的灵魂。

干什么不能静一下呢?时代步履匆匆,我们才该慢下来。

多关心关心时事,有自己的观点不盲目跟风,不当键盘侠,不拉踩别家,多看看名著别丢人现眼。

共勉。

头号玩家 一刷短评

"Thanks for playing my game."



当一个个游戏人物走出荧屏时,哈利迪作为绿洲的创始人说出这句话,引爆了整个影院的情绪——包括我在内,这让我泪流满面。


从街霸春丽,到守望中的猎空,再到星际争霸,再到戏份十足的高达,这部电影玩足了情怀。从高山上的蝙蝠侠,到侏罗纪肆虐的恐龙,再到阻断去路暴怒的金刚,再到经典恐怖大片闪灵,这部电影除游戏之外同样也在致敬电影中的经典。


我觉得烈焰里的钢铁巨人竖起的大拇指是在致敬钢铁侠,不知道直觉对不对。除此之外,小丑和小丑女,小蜘蛛和绿巨人超人,这部电影用英雄塑造英雄的手法可以说是相当喜欢了。


作为《社交网络》的老粉,在开头听到两人闹掰其中一人被踢出公司时心里就咯噔一下,一把大刀的阴影正在酝酿——果不其然,合同书白纸黑字地摆在男主面前,那一纸将“rosebud”驱逐出公司的合同,我再次哭崩。


我们活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而这部电影反应出的现实也令人生畏:越来越多的人沉迷网络,却忽略了更重要的现实。哈利迪想要回到过去,回到绿洲还没创立、人人活在现实的过去,回到社交令他害怕、却能真正吃一顿好饭的现实。


这是属于我们的时代,这是属于我们的极速变化的时代,是属于我们的网络融入现实的时代。不迷失,不迷惘,守住本心,才能踏上这个世界向美好发展的脚步。慢一点,去感受生活的乐趣;慢一点,去看看身边的经典;慢一点,除了游戏之外,我们也该也多看看陪你游戏的人,劝你少打游戏的人。


“Reality is the only thing that is real.”

我喜欢风,喜欢天空,喜欢草原,喜欢海洋,那是辽阔的远方。

我向往星空,向往极光,向往海中就此下落的鲸,那是广阔的梦想。

后来我发现,我迷恋的不是单单这样壮丽而惊人的风景,我信仰的是自由。

我厌恶条框,厌恶既定,厌恶接受生活的既定。
因而我渴求未知,渴求惊喜,渴求平淡生活里突兀冒出了芽的欣喜。

长空给予我自由,大陆给予我未知,爱人给予我惊喜。

我将我的空闲时间给予写作和思辨,从而最大限度地在条框的生活里活出跳脱。

正写着题,书桌前的窗户外传来叮叮两声。

我抬头瞧去,是一只小麻雀到访我的窗台。

它似乎并不怕生,歪着脖子朝我叽叽喳喳,一双小眼睛在夜晚的白炽灯下明亮。

我笑,推开窗子被夜风扑了满怀——它仍不走,反倒欢叫得更起劲。

我伸出手指到它面前,它用鸟喙碰了碰我的指尖,像是故友亲昵地同我招呼。

它振翅而飞,我紧接着看见从学校方向回来的学生。
我便知晓,男友是下了晚自习的。鸟儿通灵性,大抵是在提醒我什么罢。

按亮手机屏幕,男友的短信来自一分钟前,安安静静地躺在推送的最顶上。

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消息将其覆盖,我关上窗,品出了一点生活的趣儿。

男友好奇我的楚留香ID为什么是华山费渡,我告诉他这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小说角色。

男友:这样,那这个角色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帅。

男友:还有呢?
我:多金。

男友:……还有啥?
我:……比你帅比你多金。

男友: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组织语言。
我:好吧,那……费渡智商高,很有犯罪天赋,比你聪明。

男友咬牙切齿: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小畜生。

我笑出杠铃般的笑声。。

我一直觉得修改文章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每每拿着未发表的文字再次修改,眼前便跳出小小的费渡与骆闻舟两个人来。

我念出自己的文字,问费渡:“这样写你好吗?”

费渡有时会笑,说很好,他也很喜欢。有时他会蹙起眉头,却依旧温柔地和我说,也许这里我会做出这样的反应。

紧接着我照着他的心意改,改完念给他听,问他:“这样可以吗?”

费渡目光柔和,朝我点点头,可以了,这样就好多了。

我的文字受语c的影响,大多从费渡视角出发,因此骆闻舟大多时间是个旁听生。

偶尔他也插一两句嘴,瞧那尖牙嘴利的,告诉我费事儿不会这么做,他的方式会更加“费总”。

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我念我的文章,他们发表他们的看法,最终删删改改出了最终的定稿。



分享一点自己写东西的过程,明天吧,我百日高考之前的收官作就能给大家品尝了。

百日之后江湖再会,我一定会回来,带着对舟渡的一腔热爱回来,再给自己给大家产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