褋兮

不怕心头有雨眼底有霜。

佛系文手,更新看心情。胆儿大,没有不敢搞的梗,车速一百八。

感谢相遇,感谢喜欢。

【叶黄/ABO 双A】拆吃入腹。(上)

组织对不起我错了!!
说好的开车结果三千五我才准备进前戏。
干脆劈成两半发。先给你们看看打斗过过瘾。
下周同一时间我们不见不散上车吃肉。
真的!!下周吃肉毫不含糊!!


咳咳不说废话,正文。


天刚刚拂晓。
废弃的工厂在清晨的雾气遮掩下显得破败而颓废,黄少天的视线飞快地掠过紧闭的窗户下布满灰尘的窗台,清晰的手指印昭然若揭地指示了被追踪人的去向。
试探地推了推窗户,果然,窗栓已经被人拔掉了。
用肉眼丈量了一下窗子的高度,黄少天向后退了两步做了个助跑,纵身一跃轻巧地翻进工厂内。
还不等他拍拍蓝雨队服上沾上的灰,细小的脚步声被alpha强大的感官所捕获,黄少天几乎在瞬间就确定了身后人的方位。
转身,起手劈在对方手腕上,黑色手枪应声而落。
反剪手臂到背后,脚尖绷起携着劲力狠击在猎物膝盖后,手肘控制着劲力正正地打在猎物后颈——
黄少天满意地打量了一遍昏过去的人物,这才腾出手来将衣裤上的灰尘尽数拍去。
只差最后一步了。
黄少天四下环顾了一圈周围环境,从口袋里摸出一只针管——朝着猎物的脖子上来一针,这次的任务就标志着收入蓝雨麾下,蓝雨能收到猎物的定位信号,他黄少天就能功成身退,坐享其成,猎物给总部的交接全权由宋晓和郑轩负责。


“不错啊,少天。”
这声音黄少天太熟悉,尤其是在每每各分部抢猎物的时候,他总想掐死这个声音的来源。
“剑圣威风不减当年啊,大清八早的没热身还能把猎物收拾的这么快。”话语里掺着轻笑,听起来心情很是愉悦——黄少天就不那么愉悦了。
手指灵巧地一转将针管不着痕迹地塞进袖口,黄少天的声音几乎称得上咬牙切齿,“不是说最近兴欣都在忙毒枭?军火走私你也管啊,老叶你不要欺人太甚。”
话是这么说,黄少天暗自活动了一下手腕,见到这人就知道也许会有一场恶战等着他。
抢猎物的事情各分部发生的不少,哪个分部的猎物拿得多,分部里的人员工资就高。
自从叶修重新回到联盟,接手了全新的分部兴欣,原本老牌分部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其中尤属蓝雨首当其冲——叶修生平一大乐事就是抢黄少天的活儿。


“这次的报酬这么丰厚,可不止你们蓝雨眼红啊少天。”叶修嗓子里卡着几分笑意,兴欣的队服拉链大敞着随意地套在身上,浑身上下都是一副懒散的气息。
黄少天最了解他,他可没有看起来那么好打发,这人认真起来只能用可怕两个字来形容,技能点全满战力max。
“总得给我们蓝雨留口饭吃啊!”黄少天没好气地甩了一记眼刀,叶修欣欣然接下他的眼神反倒是把黄少天气了个不轻,往前踏了两步站在叶修面前,“你自己数数,这个月第几次了?除了小杂鱼任务你不抢,其他的你都要掺一脚,和我们蓝雨过不去啊?”
叶修迎着他的步子也往前走了两步——这么一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就很近了,也就再走两步的事情,“不是和蓝雨过不去,是和你。”
黄少天就差气急败坏的和叶修在废旧工厂上演家暴现场了。叶修抢了一步在他之前开了口,一记直球打的直截了当,“我是说,我是不想给你留口饭吃。我养你。”
…神他妈。黄少天差点就一句粗口爆出来。不是他太不解风情,两个人明明就是对手,这都站在赛场上了,再走温情路线算怎么回事啊。


“得得得,我堂堂一代剑圣可还没沦落到要你养的地步。还不如来痛痛快快打一场分个胜负,别怂啊,老叶?”黄少天甚是随意地挽了挽队服袖子,这才抬眸将叶修上下打量了一遍,一抹熊熊的战意裹着不屑从眼底一闪而过。
叶修是谁啊,又站的那么近,自家恋人的眼神一览无余——他不得不承认,他最喜欢的就是黄少天永不服输的闪着光的眸子。
他已经兴奋起来了。他知道,黄少天也是,高浓度的两股信息素爆发出来将工厂这块角落里占据的密不透风。


黄少天也没闲着,拜强大的观察力所赐,一遍眼神扫下来像是人肉扫描仪一样将叶修勘察了个大概:左手手指用着劲力握起,显然手指间夹着刀片;腰间的衣服微微鼓起,不是匕首就是枪。
先下手为强,黄少天几乎在瞬间就作出了抉择。匕首从袖子中滑落,被黄少天稳稳地接在手上,脚下两个走位就近了叶修的身,拿着匕首的右手抬至肩处再狠狠向下划去。
叶修可不敢掉以轻心。自家恋人在联盟里“妖刀”的名头可不小,近战王者,冷兵器用的出神入化。向左跨了一小步堪堪避过锋利的刀锋,下一次的袭击就已经携着流动的空气直指自己喉间。
叶修被这一波强势的攻势逼得连连后退,向后弯出一个大角度的下腰躲过黄少天横向切割的匕首之后总算是得了闲摸出自己的短刀,两刃利锋相撞,力道之大震得二人虎口都有些发麻。
有了武器的叶修显然比起之前得心应手的多,就着黄少天的攻势一次次化险为夷,就连角度极为刁钻的攻击都被叶修有条不紊地一一化去劲力。
“好狠心啊,少天?就不知道给我放点水吗?”叶修一边插诨打科,还没忘记今天来的正事,他的猎物。引着黄少天将打斗战场转移到了猎物身边,这样叶修就有机会给猎物打进信号药剂了。
黄少天自然知道他什么目的,原本要攻击上身的匕首刀锋一转,脚下两个细小的走位就将叶修和猎物隔离开来,与此同时,匕首恶劣地往叶修胯下刺去,愣是打了叶修一个措手不及,接下刀刃后给黄少天留下了一个空当。
“给你放水?我没听错吧,斗神大大你说这话好不好意思啊。”出了名的机会主义者怎会放过这样的空当,手腕极速翻转一套匕首连招就往叶修身上招呼,纵使是叶修也险些招架不住。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叶修再一次露出了破绽给他,明显的让人开始产生怀疑。
短刀和匕首不断撞出清脆的声响,黄少天的大脑飞速运转。这究竟是破绽,还是陷阱?
与此同时,叶修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啪响。仅是通过了解判断,黄少天大概是会上钩,可现实的千变万化实在是令人拿捏不准,这陷阱究竟是能套住黄少天还是反倒让黄少天钳制了自己,一切都是未知数。
叶修在做一场豪赌。他露出最无防备的腹部给黄少天,以此来换取给猎物注射针剂的机会。
黄少天也在做着千变万化的判断。利用这个空当攻击叶修肯定是一击必杀,但是势必会露出身后的猎物给叶修可趁之机。


黄少天最终选择了攻击叶修。可以说,这都在叶修的判断范围内。
黄少天太好强,总想与叶修决个高下,叶修有一点松懈都不合他意,他喜欢酣畅淋漓的战斗方式。
叶修的情况有些狼狈,不断向后退着细碎的脚步以此来躲避黄少天变化莫测的匕首。
直到背后抵上了工厂破旧的墙——就是现在。
黄少天只觉与自己匕首相抵的劲力一松,惯性使然自己的匕首没能一时停住。黄少天很快反应过来,叶修这是在换武器。
果不其然,黄少天接下来的攻势叶修全盘接下,队服被锋利的刀锋划出大小长短不一的口子,堪堪避过凌厉的攻势,丝毫不做任何反击。
机会。叶修和黄少天的脑子里同时闪现出这两个大字——
瞅准了没有抵挡的空当,黄少天手腕急转,刀尖直指人体最柔弱的腹部。
腰间的左轮紧握在手上,子弹腔内卡着带信号药剂的针头,混乱中瞄准了猎物的侧颈。
枪响,刀落。


黄少天知道,输了。
没有停手,十分的劲力蕴在匕首尖刃之上,擦着叶修的腰部狠狠插入墙壁,毫不留情的在划开T恤留下一道不浅也不深的血痕。
叶修更是惊出一身冷汗。按照黄少天原本的攻击方位,这么一刀下来,自己的肝和肾恐怕就不能完完整整的存在了。


一场激烈的打斗下来,两个人都有些急喘。叶修腰上的一道划痕开始蔓延出疼痛,从神经末端直蹿上大脑皮层,弄得叶修倒吸一口凉气。
都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明明是恋人的两个人为了争个任务打起架来丝毫不手软。
叶修靠着墙壁休息了一阵,像往常一样低下头去寻近在咫尺的人那微张的红润的唇。
就差那么几毫米——叶修差点一时没忍住惋惜地叹口气,黄少天像战斗中一样,不多不少地向后退了一小步,有效地躲开了这个吻,明目张胆的在叶修的视线还落在自己唇上时冰冷的字眼在舌尖打了个滚轻飘飘地落进叶修耳中,“滚。”


信号药剂的针管靠着枪支的推力直直扎进猎物的侧颈,这次的任务再一次被兴欣收入囊中。叶修暗自估摸着时间,差不多是苏沐橙和方锐过来收猎物的时间了。
脑海中翻滚出几个念头,叶修几乎以强硬的姿态抓住黄少天的手腕,没有给一丝逃跑的机会,拉着他拐进工厂的另一间小房子里反手锁了门,把黄少天困在手臂和身后的门形成的空间里。
气势汹汹的一个吻,像是战斗的遗留产物,谁也不让着谁。
叶修强硬地撬开黄少天的牙关,舌尖灵巧地舔舐过黄少天的上颚。黄少天用下虎牙卡着叶修的下唇吮吸,直到口中蔓延出铁锈的血腥味才算作罢。
“下手挺狠啊。”叶修的吻顺着唇角一路下滑到黄少天雪白的侧颈上,手指挑开蓝雨队服下T恤的下端缓缓抚着黄少天劲瘦的腰。
“抢我任务的事儿还没算完呢,这一刀算轻的了,我放水放的那么明显你又不是不知道,知足吧啊。”黄少天向后扬起脖颈喘息,倒像是把自己的动脉送到叶修嘴下,嘴硬了一阵终究是心软下来,抬起指尖在叶修腰侧自己留下的伤痕周围划了个圈,“…疼吗?”
“疼。”叶修从善如流,手掌已经从腰部滑到了臀部,露骨的眼神直白地盯着黄少天,“少天大大给个补偿?”
黄少天微阖起双眸,吞咽口水时喉结的上下滚动看得叶修一阵口干舌燥。
紧接着,叶修听到黄少天染着微哑的嗓音。
“来吧。来啊,惩罚我啊。”黄少天重新睁开的眼睛里缀着不可名状的诱惑,话语携着他身上的味道全都扑在叶修耳边,刻意压低的声音卷杂着气声将叶修的理智瓦解的一干二净,“速战速决,你不行就换我上你。”


TBC
感谢喜欢!麻烦给个小红心小蓝手谢谢啦!♡

评论(13)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