褋兮

不怕心头有雨眼底有霜。

佛系文手,更新看心情。胆儿大,没有不敢搞的梗,车速一百八。

感谢相遇,感谢喜欢。

【全职同人/叶黄】暴雨。

呆在广州看着外面的大暴雨有感_(:3」∠)_
说真的黑压压的天和密集的雨点不停打在窗户上发出巨大声响的感觉像是末日。
大概是不生活在沿海从来没有过台风的感受?
啊台风眼一直在广州附近转雨又大了_(:3」∠)_
顺便欢迎捉虫阿里嘎多(ง •_•)ง


好吧一个短小精干的脑洞来源于台风暴雨天_(:3」∠)_
大概双车手类似于素鸡系列设定_(:3」∠)_





黄少天和叶修吵架了。



原因是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无非是要不要在盘山公路上飙车。



黄少天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平常为了这事吵不是家常便饭了吗干嘛发那么大火啊。



不过既然都已经摔门出来了再抹下面子回去道歉的事不是他黄少天能干出来的事。



透过水渍斑斑的车窗玻璃,黄少天看到不断砸落的豆大的雨点和趋近于墨黑色的天空。



没有阳光。中午的天色像是接近傍晚般灰暗。



头顶上厚重的黑云带来的压抑感给了黄少天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一脚油门踩到底,机器的巨大轰鸣声盖过暴雨声在深灰色的空间里突兀的响起。



熟练的交替踩着油门刹车,黄少天精准的控制车尾甩动,尖锐的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中亮黄色的跑车横在空旷的临海公路上。



墨色黑云在天空上翻滚着像泼水般降下暴雨。黄少天看着不断被雨水冲刷的车窗兴奋的舔了舔下唇。



气缸里的气体被极速压缩。发动机像是喘着粗气的壮牛,随时蓄势待发。



黄少天拧了拧雨刮,挂档,油门,一气呵成,车像离弦之箭一般脱开束缚向前飙出。




车胎两侧溅起齐车高的水花。黄少天勾了勾嘴角,盯着仪表盘上的时速不断飙升。




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朝自己快速奔来的弯道,黄少天搭在方向盘上的修长手指稍稍用力转动方向盘。



漂亮的甩尾之后跑车分毫不差的开上了另一个方向。



转弯的瞬间黄少天从后视镜看到了从灰色的天色下破开雨幕斜冲出来的火红色跑车。



“靠。”黄少天暗骂一声,右手变换档位,毫不客气的把油门踩到底,车速再次飙升一个档位向前冲去。




那红车带着那人一如以往的特质,跟着前车的变速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保持一定的距离。




跟了多久呢。黄少天也不知道,他只觉得自己的车速快到了周围本就在暗黑色的亮度下看不太清的风景模糊成线条,后视镜里那一抹火红却依旧清晰。




——直到。黄少天看到了临海公路的尽头。




后视镜里的火红晃了一下,随即像其他景物一样模糊成了线条。




黄少天心上一紧,本能的踩了一脚刹车,借势甩了180度尾在公路尽头堪堪停下。



几乎同时火红色跑车与亮黄色跑车并排停下。




黄少天喘了口气愤愤的摇下车窗,透过密密的雨幕从那人摇下的车窗里看到那人慵懒却宠溺的笑脸。




“喂老叶你几个意思啊马上都到尽头了前面是海你还突然加速故意逗我好玩是不是啊你!”




雨水从车窗里跳跃着蹦了黄少天的半边身子,肆虐的风卷着那人带笑的声音灌进黄少天的耳朵。



“我的车技你还不放心吗,少天大大。”




“走吧,少天大大,跟哥回家,啧,台风天大暴雨哥还陪你飙车,头一回啊。”叶修冲黄少天摇了摇手,一脚油门把自己的车送上归途。



切,才不稀罕和你回去。



黄少天嫌弃,哦不,闪瞎眼的笑了笑,也是一脚油门跟了上去。



两车像来时一般前后随行着。却没了当时的剑拔弩张。



有你在的地方,我会如影随形。

评论(9)

热度(26)